有资格做达赖班禅的老师 须符合这个条件

来源: 中国西藏网  作者: 宋家丽

[导读]但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经师吗?

达赖和班禅是藏传佛教格鲁派最著名两大转世活佛。但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经师吗?

以十一世班禅经师加羊加措大师为例。很多人都会称呼他为加羊加措大格西,这里的格西是藏文“善知识,知识渊博的学者”之意,共分四等,最高级别称“格西拉让巴”,相当于现代教育的佛学博士,是每一位格鲁派僧人修行的目标。

格鲁派最高学衔格西拉让巴选拔考试每年由被称作拉萨三大寺的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联合举办。最近的一次考试是在2017年4月7日,大昭寺大殿前举行的,今年共10名考僧晋升“格西拉让巴”。

据资料,过去13年间获得此学位的僧人仅105位。如何从数万僧人中脱颖而出,角逐如此激烈的“格西拉让巴”学位呢?

传统藏地风俗,上到贵族下到平民都会将家中男孩送去寺院做僧人。一般贵族或家庭条件稍好一点的男孩,进入寺庙后会按年龄、基础知识不同,被编进不同班级,成为“学经僧”,相当于寺院中的“知识分子”,一般不从事生产劳作。

“学经僧”学习大致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学习藏文、书法和普通祈祷文;第二阶段开始学习五部佛教哲学典籍——《五部大论》。完成这两个阶段学习,大约需要二十到二十五年。

格鲁派教义相当严格,一般天还没亮就要参与全寺集体念经和祷告。这次念经被称作念“湿经”,因为边念经、边祈祷,还要边将早餐吃完。僧人的早餐很简单,每人随身带个布袋,布袋里放着糌粑。念经时,和着酥油茶,捏成团吃。

记者在藏区采访时看到,即使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这一习俗仍被保留下来。每当在大殿中念经时,有好听的低音领诵(藏语称为“翁则”),随后全体僧人一同诵念,诵经声在一片红色僧衣中起承转合,碰到古老的梁柱墙壁,会产生莫名好听的共鸣。

中午、晚上还要各念一遍“湿经”,但以单一僧院或僧团为单位。除了念经祈祷外,僧人还要参加辩经。辩经相当于哲学辩论,目的是为了加深对经书理解,锻炼思维演讲能力,将来作为经师或高僧,为信教僧俗讲经说法。

记者在著名的色拉寺辩经场看到,僧人辩经时一坐一站,你问我答,各不相让,提问的人激动时会拍手、跺脚、轮动佛珠,有时转圈,有时做摔跤状。除了参与辩经的两人外,还有前来“看热闹”的僧众,这些人站在旁边怪叫起哄,甚至会将词穷不认输的一方扔到人堆中。

记者曾在扎什伦布寺跟踪拍摄僧人达娃扎西的一天,他介绍,“每天,天不亮就会起床念经,因为第二天经师要检查经文,每天除了僧院安排的课程外,自己要学习到凌晨一两点。”如此披星戴月刻苦研习,二十年如一日,需要很大的毅力和恒心。

“格西拉让巴”学位从17世纪传承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对于生活在当代的僧人,除了深厚的佛教造诣外,与外界沟通的能力也很重要。这就要求僧人不仅掌握佛法,还要熟悉法律、历史、民风社情、特别是数码产品,这样才能更好的为信众讲经说法。”北京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强巴经师向记者解释。图为西藏传统节日燃灯节摄影:李林

“格西拉让巴是格鲁派学衔,那么如何让其他教派僧人的学经制度也被承认呢?”强巴经师解释说,在2015年颁布的《藏传佛教学衔授予办法(试行)》中规定,藏传佛教学衔分初、中、高三级,分别为禅然巴、智然巴、拓然巴。这三种学衔不限于格鲁派,宁玛、萨迦等各教派僧人都可申请。

无论是古老传承的格西拉让巴,还是吸收现代教育新方法,形成的新学衔授予制度,都是为了使僧人的佛学修为得到认可,从而更好的为信教群众服务。

责任编辑:伊 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