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人魂牵“西山大佛”:第N次来中国瞻礼

来源: 山西新闻网 

[导读]十余年前,经过潜心研究、查阅过大量史料的王剑霓老人得出结论:弘修净土的昙鸾大师在移住交城玄中寺之前所住的并州大(岩)寺就在太原蒙山开化寺,蒙山大佛所处位置就是净土宗早期道场。

姹紫嫣红五月天,芬芳馥郁暖人间。在这个万物荣发的时节,79岁高龄的日本友人栗三直隆先生在翻译梁海林的陪同下,第N次来到山西太原,瞻礼蒙山大佛。

作为日本富山县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光明寺住持,他数年来不断探寻佛教净土宗昙鸾大师的有关遗迹。蒙山大佛(即西山大佛)所处地即昙鸾大师曾在此修行过的净土宗早期道场。

梁海林说:“我们第一次上蒙山是1998年,当时我陪同栗三先生来寻找有关遗迹,一晃快20年了。距离2007年那次正式访问,也已满10周年,从那一年开始,他是年年都来,从未间断过,有时一年还会来两次呢。除了山西的交城、太原,他还曾去过原平的楼烦寺、五台山的佛光寺等地。”

不遗余力探寻昙鸾大师踪迹

昙鸾,生于北魏孝文帝承明元年(476年),雁门(今山西省代县)人。昙鸾不仅对中国净土宗贡献大,他还被日本净土宗和净土真宗推崇为始祖。

昙鸾家近五台山,自幼受道教、佛教熏陶。14岁到五台山朝圣,随即出家成为佛弟子。他学习儒、道、佛各家的著作,学识渊博,受到南北朝帝王和朝野僧俗的尊崇。他一生弘扬净土思想,奠定了净土宗立宗的理论基础,是一位杰出的净土宗大师。

东魏孝静帝敕令他住“并州大(岩)寺”,后晚年移住汾州(今山西交城县)石壁玄中寺。于是,玄中寺因净土念佛名声大噪,后来有僧人道绰、善导等相继来到玄中寺研修净土。道绰、善导也先后成为隋唐时期著名的净土大师。

中国佛教净土宗东传日本后,中国昙鸾、道绰、善导等被称为“中国三祖”,被奉为日本净土真宗祖师,在史书中多有记载的玄中寺则被奉为中国祖庭。1920年冬,日本著名佛学家常盘大定来华寻访佛教净土宗玄中寺时,曾得到王剑霓(大佛的发现者)祖父力宏法师(俗名王建屏)的大力协助。

20年来,为了探寻中国净土宗集大成者昙鸾大师遗迹以及并州大岩寺的踪迹,栗三先生多次前往山西交城、太原和河南洛阳、江苏南京等地进行寻找。通过实地探访、深入研究,他断定“并州大岩寺”就在今天的太原蒙山开化寺,这里是昙鸾大师修行过的地方,并为此出版过专著论述。

十余年前,经过潜心研究、查阅过大量史料的王剑霓老人得出结论:弘修净土的昙鸾大师在移住交城玄中寺之前所住的并州大(岩)寺就在太原蒙山开化寺,蒙山大佛所处位置就是净土宗早期道场。老人的这一论断,当时引起了日方佛教界的浓厚兴趣和高度重视。为了进一步论证此推断,栗三先生于2007年4月亲率代表团赶赴山西,参拜了交城玄中寺,并来到太原与王剑霓老人共同上山参拜蒙山大佛以及开化寺连理塔。这次活动不仅续写了中日两国佛教界世代友好的新篇章,而且还促进了蒙山景区的整体开发和利用。

栗三先生还记得,1998年第一次到此寻找大佛时,可谓一路颠簸,肚子里的东西都快要颠出来了。而如今,有了直通蒙山的旅游公路,两旁栽种了无数树木,郁郁葱葱,满眼绿色。只见他走走停停,或拿相机拍照,或在本上做着笔记。

慈祥和蔼的他笑着说:“蒙山景区开发后,真是年年都有新变化,就想着每年来看看,觉得特别亲切。”

“历尽艰险”第一次见到大佛真容

记者还记得,上次见到栗三先生的时间是2008年1月7日——他第六次瞻礼大佛(注:相关报道详见2008年1月8日《日本友人瞻礼西山大佛栗三先生赞扬本报报道》)。当时,大佛刚刚修复好。在寺底村党支部书记贾二柱、村委会主任梁三姓以及高志明先生、翻译梁海林的陪同下,他还拜访了王剑霓老人。当看到本报于2007年12月15日刊登的《寻佛记——西山大佛,一个穿越千年的梦》时,他曾激动地表示:“真是太好啦!希望以后继续关注大佛!”

从梁海林口中,我们了解到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感人故事。“1972年,中国与日本邦交正常化,到2017年恰好是45周年,”上世纪70年代初,他在山西化学厂工作,中日邦交恢复后,他的父亲以其长远独到的眼光看到学会日语对于国家和自身日后发展的重要性,于是建议他自学日语。

后来由于1977年恢复高考,全国的学习热潮空前高涨,随处可见各种学习班。他为了得到更加系统和细致的学习,便报名参加了夜间的日语学习班,大概学习了两年多。后来,他成功应聘山西化肥厂的日语翻译一职,自此接触的日本人和日本设备越来越多,日语水平也有了飞快的进步。

数年后,他又被调任到山西省政府外事办公室(省对外友好协会)工作,令他印象最深的是日方捐资建设希望小学。

梁海林说:“经过我沟通建成的希望小学有八所之多,仅交城县就有王村希望小学、西社乡横岭村希望小学、申家庄希望小学。为此,我还被团省委授予‘希望工程贡献奖’。因交城玄中寺为中国佛教净土宗的发源地之一,横岭村希望小学便是由栗三先生牵头,日本净土真宗僧侣、信众等人捐资建设的。”

偶然间,梁海林看到《山西名胜》一书中提到一句太原蒙山与佛教净土宗昙鸾大师之间的联系,便将该消息告诉了栗三先生,由此开启了他们长达20年的探索佛教净土宗文化的漫漫长路。

“当时日本方面派来一个代表团,由我负责接待。这次行程可谓千辛万苦,我们也因此成为患难之交。”他告诉记者,日本友人乘飞机启程后遇到北京大雾无法降落,但他们还是决定飞往中国确认,结果看到确实无法降落,只好飞回日本,“第二天成功落地后,却又出现一系列波折和意外”。

在太原上蒙山时也并非一帆风顺,因为1998年,景区还没开发,大佛也未修复,道路条件差,杂草丛生。他与栗三先生可以说是“历尽艰险”才第一次见到大佛真容,而他们身体的裸露部位都被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划伤,回家后红肿不堪。因山路难行,他们请来了当地村民秦林生当导游。

日本老人爱上山西面与老陈醋

然而,这次对于“神秘蒙山”的探索并不能满足栗三先生对于昙鸾大师的了解需求。于是,他们后来又根据史书记载,前往介休绵山、吕梁文水找寻有关遗迹。

史料记载,昙鸾大师早期在并州大岩寺居住,晚年移居到玄中寺,在玄中寺期间曾去到绵山讲法,因此在绵山也能寻得一些关于昙鸾大师的遗迹。

“据记载,昙鸾葬于文谷泰陵。栗三先生便循着这一线索,在文水县文管所协助下,在北峪口村找到了现存的已然残破的昙鸾墓。”梁海林说,因为种种原因,迄今当地文管所只挂了一个县级文物保护的牌子,曾有村民从中挖出了陶俑和琉璃构件之类的物品,“唉,昙鸾墓的现状很不乐观啊,连墓碑都没有”。

梁海林回忆到,栗三先生每次在中国的行程一结束,回国后都会认真整理资料,有时会发布在日本佛教期刊上,所以对于中国佛教文化的吸收和容纳也是越来越“轻车熟路”。

“每次来的时候,他都入乡随俗地吃山西面食、老陈醋,而且还很喜欢呢。走之前还会去附近的新华书店购置几本关于山西佛教文化的中文版书籍,如时间充足也会去省图书馆查阅相关资料。”梁海林家中便收藏着由栗三先生于2012年出版的一本书《净土与昙鸾》,它图文并茂地展示了其多年的寻访与研究成果。

其实,到蒙山探索佛教净土宗文化的不仅是栗三先生一人,通过旅游渠道来的人也不在少数,还有一位日本京都龙谷大学亚洲佛教文化研究所的佐藤教授,也在前些年大佛修复完成后亲自带领学生们到过蒙山,也均由梁海林接待。

“佐藤教授着重于探索中国南北朝时期的佛教石刻,因此对于修复完成后的大佛十分感兴趣。”梁海林提到,中日有关方面曾商议要在太原蒙山共同设立一个常设机构,以供中日佛教净土宗文化交流实现常态化,将这种思想的光辉传播、照耀下去,使之光照未来。

责任编辑:伊 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