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法法师:移民佛教孕育了美国400万佛教徒

来源: 凤凰佛教 

[导读]2017年6月15日至20日,由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发起,中国佛教协会、加拿大佛教会、美国佛教联合会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加美三国佛教论坛》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

(原标题:瑞法法师:移民佛教孕育美国400万佛教徒)

编者按:2017年6月15日至20日,由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发起,中国佛教协会、加拿大佛教会、美国佛教联合会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加美三国佛教论坛》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中加美三国高僧大德、专家学者、各级政要、相关社团及护法居士近万人齐聚多伦多,围绕“圆融中道,持久和平”的论坛主题展开讨论。美国佛教联合会前任会长瑞法法师出席论坛并提交了《佛教与世界和平——佛教在美国的发展趋势》的主题论文。瑞法法师在论文中系统介绍了美国佛教的发展历程及生存业态,阐述了美国移民佛教的发生和发展,介绍了中国移民及佛教、日本移民及佛教、韩国和越南移民佛教、原始上座部南传佛教在美国的发展和现状。凤凰佛教选编了瑞法法师论文的部分内容如下。

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后,佛教各传承派系相继传入美国,三大语系佛教都有其所代表的寺院、中心及信众,信众包括传统的亚裔和非亚裔美国人。美国是宗教自由的国家,它成为各派系佛教不同于本土发展的新的土壤,这个新的环境引领佛教和美国人携手进入新的独特的发展时期。根据有关资料统计,美国有300万到400万佛教徒。学者Justin Whitaker 在2015年2月27日称:“在美国西部的夏威夷、加利福尼亚等十三个州,佛教成为继基督教后的第二大宗教。”学者Shales Prebish提出,根据佛教在美国社会的实际现象,可分为三大类别,即移民族裔佛教、输入的佛教、输出的佛教。

移民佛教在美国是最古老和最大类别的佛教团体,移民佛教的传统是由那些本来信仰佛教的移民和他们的祖先一起移民来到这个国家的。美国佛教主要在19世纪中后叶由亚洲移民带入美国,当时,有大量移民来自东亚的中国和日本,特别是到加州淘金的中国移民。

中国移民及佛教:美国第一间中国佛教寺庙建于1853年

佛教随淘金的中国人来到加州,第一间中国佛教寺庙于1853年由一家中美兄弟公司(Sze Yap Company)在加州旧金山市建立。1854年另外一家公司(Ning Yeong Company)建了第二间中国寺庙。到1875年,已经有八间中国寺庙。到1900年大约有400间中国寺庙在美国西海岸(“Buddhism in the United States”,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大多数这些寺庙只保留少数的佛教因素,但很不幸地成为种族主义受害者,常常被人们视为无知和怀疑的主体,被不屑一顾地称为香火庙。由于当时没有传教僧人住持寺庙,这些寺庙只是供人们烧香拜拜的香火庙。直到20世纪50年代后,随着美国移民政策的放宽,许多中国僧众相继赴美建寺弘法,如1953年由知定法师创办檀香山华侨佛教总会虚云寺;1963年妙峰法师创办中华佛教会法王寺,后来创立金佛山和慈航精舍;1964年乐渡法师创立美国佛教会(后来由沈家祯居士开创庄严寺),后来成立美国佛教青年会、美加译经会,将中文佛经翻译成英文,对中国佛教植根美国做出重大贡献;1968 年,宣化上人在旧金山成立金山寺,后创建万佛城和法界佛教大学,宣化上人还收了好多美国弟子,影响深远。以及后来又由寿冶、敏智、浩霖等长老创办美国佛教联合会等。这些华人佛教会和寺庙都是由法师亲自创办住持,他们讲经说法,弘扬教理,翻译佛经,为中国佛教在美国生根,开花结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世纪70年后期到今天,是中国佛教在美国发展的黄金时期。随着中国移民的大量涌入,中国佛教在美国也迎来新的机遇,如在1978年,净海法师和永惺法师在休斯顿成立德州佛教会。1980年,圣严法师在纽约皇后区成立东初禅寺,后来在纽约上州成立象冈道场和其他各州的禅修中心,接引禅修爱好者。1986年,佛光山美国加州西来寺破土动工,1988年佛像开光并举行传授三坛大戒和水陆大法会,后来创办西来大学,为中国佛教在美国的发展编写了新的篇章。1993年永惺法师和宽贤法师创办麻省菩提学会千佛寺。1995年,继如法师在美国中部的密苏里州成立美中佛教会,接引当地的美国人。1996年仁俊法师在新泽西州成立美国印顺导师基金会同净兰若。进入21世纪,来自中国弘法的法师逐渐增多,中国寺庙数量也快速增长,几乎遍地开花,如东部海岸的美国佛教联合会属下就有50多家寺庙,近几年,美国佛教联合会也积极参与和主办各种活动,如参加联合国主办的宗教和谐周,庆祝佛诞(卫塞节),还每年在纽约华埠举办庆祝佛诞浴佛游行法会和春茗团拜大型素宴,从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举办了三届水陆大法会,以及参与社区的各种活动,得到纽约市、纽约州及联邦各级议员的嘉奖。美国佛教联合会在最近十年成为美国佛教界不可忽视的力量。

日本佛教在美国:第一个日本寺庙于1896年在夏威夷建立

1882年的“排华运动”削减了中国移民的增长,之后,日本移民却大幅增长。他们先移民到夏威夷,成立新的社区,建寺庙立公司。随着日本侨民的大量增长,日本寺庙也随之建立起来。第一个日本寺庙于1896年在夏威夷建立,并成立青年佛教会。美洲大陆的第一座寺庙是于1899年在旧金山建立。日本禅宗、净土真宗、日莲宗等宗派在美国的发展很成功。二战后,在著名禅学大师铃木大拙(Daisetz Teitaro Suzuki)的推动下,禅风弥漫整个美国。另外,日本净土真宗所属的美国佛教教堂(Buddhist Churches of America)在美国佛教界也有很成功的历史,有很大的影响。

韩国和越南佛教在美国:韩国禅师1972年进入美国

随着1965年移民禁令的解除,韩国移民人数也逐步增长,韩国佛教亦随着其移民传到美国,其中主要是禅宗在美国的弘扬,肇始于著名韩国禅师Seung Sahn 。Seung Sahn于1972年到美国,当时他不会讲任何英文,于罗德岛的Providence 成立禅修中心总部,后来在世界各地发展有一百多所禅修中心。越南佛教传入美国是越战后,随着大批越南难民进入美国的,据学者Quang Minh Thich( professor of university of Florida)所说,“美国有将近一百万越南佛教徒,在美国几乎上每个州都有越南寺庙。”越南移民非常珍重佛教的传统,他们的寺庙也保留了越南佛教的传统,他们在保留传统的同时,也试着适应美国社会。

原始上座部南传佛教:美国有350个原始上座部佛教寺院

原始上座部佛教流传于南亚的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柬埔寨、孟加拉等国家,其传入美国的源头可追溯到1893年一个斯里兰卡僧人达摩波罗(Anagarika  Dharmapala)在芝加哥世界宗教会议上的演讲,当时,吸引了不少美国知名神学人士,达摩波罗穷其毕生精力在世界各地弘扬佛法,美国神学及其他知名人士深受其影响,他是南传上座部佛教在美国流传的创始者。但是,上座部佛教在美国真正成立道场和中心是在20世纪中后期,1965年,来自斯里兰卡的僧人( Madihe Pannasiha Mahanayaka Thera)在华盛顿特区建立了第一座原始上座部寺院(Washington Buddhist Vihara)。由于上座部佛教以内观禅(Vipassana 英译为“insight meditation”)吸引不少美国白人,第一个非亚洲人创立的上座部佛教组织(The Insight Meditation Society)在1975年成立。到20世纪80年代末,上座部佛教寺院和禅修中心继续增长,吸引很多美国白人成为原始佛教的禅修者,于是内观禅修中心(Insight Meditation West and the Goenka Center)在麻省的Shelburne Falls成立。由亚洲人和美国本地人共同参与成立的The Bhavana Society 在西弗吉尼亚州成立。从那时开始,整个美国有不少本地出生的白人到亚洲人的寺院参加禅修课程,加上有的白人到Bhavana Society受戒,原始上座部佛教在美国得到稳定的发展。根据哥伦布神学社教授Paul Numrich 说:美国有350个原始上座部佛教寺院,超过1000个出家僧人。

输出的佛教:不同种族的亚洲佛教徒萃聚美国安家落户

美国佛教最新的一个类别就是输出的佛教(export or evangelical Buddhism),不同的佛教团体来自不同的国家在美国积极地从不同背景的人群中招聘会员,其中最成功的是Soka Gakkai。 而在北美,来自广泛的不同种族的亚洲佛教徒萃聚在这里安家落户。可以这样说,美国是中国佛教徒、日本佛教徒、韩国佛教徒、斯里兰卡佛教徒、越南佛教徒、泰国佛教徒,以及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差不多每一个佛教国家和地区的佛教徒的新家。这些佛教徒从不同的佛教国家将他们本土的佛教输出到美国,所以称为输出的佛教。实际上就是移民佛教。

美国佛教的最新发展趋势:摆脱移民宗教,成为“美国宗教”

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美国佛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移民宗教的特征,成为名副其实的“美国宗教”。表现出了与传统的南传佛教、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截然不同的特点。美国佛教并非某一佛教传统在美国的延续,而是一种新的佛教型态开始在美国诞生,其主要特征有:民主平等,主重禅修,和社会参与(张雪松,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研究所)。民主是团体内部系统的运作,禅修是对个人修为的要求, 而社会参与是整个佛教发展的趋势。

佛教在以美国为主的西方社会发展成参与社会活动的宗教,参与社会活动是尝试在重大的社会问题包括战争和环境保护等重大的国际问题中体现佛教的价值。2008年,在菩提比丘的倡导下成立了“佛教环球赈济”。目前,佛教环球救济的六项援助计划是:在孟加拉资助最贫困地区之一的吉大港山区中极其贫困的原住民家庭;在柬埔寨提供米粮给处境艰难的女童及其家庭;在海地王子港提供千名贫困儿童免费膳食;在伊索匹亚麦奇志威区提供以增加农作物的生产系统帮助改良粮食生产;在印度耐格普成立妇女职业培训和社区中心援助处境艰难的妇女;在美国帮助纽约市低收入区成立维持足够食物系统帮助贫困家庭。在大纽约地区佛教环球赈济的行动吸引了不同传承的佛教领袖及其会员参与,每年秋季的健行救饥民活动,从美国东岸到西岸,境内到海外,越来越多的人响应这个善举。

美国佛教界正在发动向美国政府申请佛诞—卫塞节成为美国公众节假日的活动,在2013年,美国佛教联合会联同纽约佛教议会联盟(Buddhist Council of New York)一起推动佛诞—卫塞节在纽约市和纽约州成为公众节假日。通过我们的努力推动,虽然离我们的目的还有很长的路,但是, 在去年(2016 年)的庆祝佛诞的典礼上,我们收到了美国总统奥巴马、 纽约州长柯模及纽约市长对全体佛教徒的祝贺。

结语:美国佛教在美国各阶层都有不可忽视的力量

美国佛教从最初的移民佛教和输入的佛教发展到今天成为在内民主平等,主重禅修,在外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新型佛教;在内保持传统,在外适应美国环境,积极参与社区活动的新形态。在美国各阶层都有不可忽视的力量。只要广大佛教徒团结一致,定可为社区带来和谐,为国家带来安定,为世界带来和平。

责任编辑:伊 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