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勇读《云门佛源》:善因善果,终成佳作

来源: 凤凰网 
裴勇读《云门佛源》:善因善果,终成佳作

[导读]佛源老和尚乃一代禅宗巨擘虚云老和尚的主要入室弟子之一、当代极具影响力的禅门高僧。

原标题:裴勇读《云门佛源》:善因善果,终成佳作 

佛源老和尚乃一代禅宗巨擘虚云老和尚的主要入室弟子之一、当代极具影响力的禅门高僧。他一生悲愿宏深、持戒精严、信仰坚固、为法忘躯,传佛心印,续佛慧命,特别在禅法传续和推进方面,老和尚禅风峻厉,观机逗教、棒喝交加,截断众流,尽显一代禅门宗匠之气韵风采,功德无量,四众景仰!

收到好友宋慕新先生新著《云门佛源》,望见封面老和尚那慧剑一般的犀利眼光,顿感禅风袭来,内心欢喜无量。展卷读来,行文流畅,时空纵横交错、人物血肉丰满,情境历历在目,浩气跃然纸上,文采焕然,引人入胜,竟不忍释卷,遂一气读完。不得不深深感叹、由衷赞叹这是一部凝聚了作者心血和情怀的心力之作、感悟之作,非常值得认真披览、悉心体会。

宋慕新,号明觉居士,从事传统文化教育传播工作,作为佛源老和尚皈依弟子,曾屡受老和尚教诲点拨,对禅法颇有心得,对老和尚感情深厚。为报老和尚师恩,为播老和尚禅风,慕新放下万缘,闭关百日,潜心撰写老和尚传记。若非有愿、若非发愿、若非用心、若非会心,便不会有感人的文字问世,善因善果,终成佳作。传记中,作者对现当代中国佛教、中国禅宗风云变幻的发展历程进行了简明的勾勒,对老和尚坚守信仰、不屈不挠、护持佛法、守卫宗门的钢骨气量、高洁风范作了生动的刻画呈现,特别对老和尚的禅法禅风从多方面多角度进行了全面梳理,向学人呈现了老和尚禅法的独到和精深以及禅风的犀利与活泼,启人心智,耐人寻味。传记还从一个又一个侧面和细节呈现出老和尚对父母师长的深心敬爱和真心报孝,对弟子护法的深心慈悲和有情有义。读传记,三个方面令我印象深刻:

一、生动呈现了现当代中国佛教沧桑变化的百年历史

人物传记作的好,既要有厚重的历史感、还要有鲜活的现实感。时空交错的激荡,历史脉络的演变,清晰勾勒,点面结合,便会有身临其境的临在感、便会有同情理解的真实感。慕新深知,佛源老和尚的一生就是中国现当代佛教史的缩影,想写好佛源老和尚的传记,想从一个人的身上真实了解佛教的兴衰演替,从而更全面深刻地了解一个人、了解一位在民族国家百年沧桑中奋行的佛门一代宗师,就必须把半个多世纪甚至近百年来的中国佛教史翻个底朝天。

老和尚出生在民国军阀混战、兵荒马乱的年代。那时中国佛教的革新已经开始并在艰难推进,太虚大师提出佛教教理、教制、教产三大革命,提倡人间佛教,努力推动中国佛教的现代转型,汉传佛教各传统宗派也纷纷进入复兴重建的轨道,虚云老和尚接续禅宗五家法脉,恢复道场、重振宗风,来果老和尚、圆瑛法师等也在各自道场系统随缘推进禅法弘扬。印光大师教理融贯、禅净兼通,专弘弥陀净土,被公推为净宗十三祖。弘一大师接续南山律宗传承,专弘戒律,影响深远,此外,天台宗谛闲法师、华严宗月霞法师等广开教席,弘教演法。法相唯识学发展也蔚为大观,东西密宗也一度兴盛。传记中,作者把与佛源老和尚出家、受戒、弘法、传禅各段主要经历有关联的佛门重要人物通过穿针引线,重点铺排,适时出场,把一幅生动活泼泼的现当代佛教历史画卷巧妙的呈现出来、交代出佛源老和尚建立信仰、舍身出家、不断成长的历史大背景和时代特征,展现了老和尚的心路历程、行履轨迹,使大家对佛源老和尚的认识更加全面丰满。传记中,作者提及现当代佛教高僧大德、风云人物,包括虚云老和尚、太虚大师、印光大师、弘一大师、圆瑛法师、谛闲法师、诺那活佛、巨赞法师、明真法师、芝峰法师、东初法师、雪烦法师、茗山法师等,还有赵朴初、李济深、唐生智、方子藩、蒋维乔、周叔迦、吕学岑等大居士,从多视角、多场景展现了他们的高广行谊风范和弘法轨迹成果。

传记中还多次提到一位起着起承转合重要作用的人物,即接引佛源老和尚入佛门的舅舅、出家后的智晖法师。他曾在常州天宁寺佛学院听圆瑛法师讲经、在上海圆明讲堂拜见圆瑛法师、太虚大师、大醒法师等,太虚大师还亲笔书赠“发扬佛陀精神、建设人间净土”联语,他还曾亲近来内地弘法的诺那活佛等。智辉法师对佛源老和尚产生很大影响、对其成长起到了关键作用,佛源老和尚就是在智晖法师坐下出家,从此走上了一条学佛弘法的不归路。佛源老和尚曾在焦山佛学院听太虚大师训话、在宁波观宗寺听经、在杭州武林佛学院学习,也在各佛教名山、古刹祖庭广泛参学。作者在叙事中,还陆续交代了本焕、净慧、一诚、传印、星云等诸位大德进入佛门的因缘以及行履,他们在当代佛教推进中都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作者的纵横勾勒下,波澜壮阔、成败交参的现代中国佛教史发展进程跃然纸上,映现心中,也充分展现了佛源老和尚的传承有自及学佛弘法因缘。

二、生动刻画了佛源老和尚淡泊名利、坚守信仰、我在佛在的佛子本色

传记中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佛源老和尚的信仰坚定,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面临多大的险境,他都始终不但没有放弃自己的宝贵信仰,而且更加坚定自己的宝贵信仰。他常常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护法、护教、护师、护僧,在在处处展现了为法忘躯、我在佛在的英雄气概和佛子本色。

我们在传记中看到,当剃度恩师被流氓迫害打死后,他不顾危险,将师父遗体偷运出来回寺荼毗,因而被流氓追杀,幸而逃脱。当云门事件后,中央政府为保护虚云老和尚电召其进京,需要有人先去北京打前站汇报沟通情况、但因危险重重、无人应声情况下,佛源老和尚发愿护法、不惜舍弃生命而主动请缨赴京沟通。后又陪同虚老进京筹备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事宜,以更好保护佛教、绍隆佛法。当佛源老和尚在陪虚老进京途中,虚老在武汉患肺炎,药品难觅,情况危急,佛源老和尚冒酷暑走遍汉口大街小巷终于找到两瓶,虚老病情好转,渐至康复。

我们从传记中看到,当云门祖庭没人愿主持维护时,佛源老和尚奉虚老之命回到云门维持局面、凝聚人心、恢复道场。当被错划成右派受到脚踝摔断、胃病吐血、肺痨、面部三叉神经痛等各种病痛折磨之时,佛源老和尚也始终没有忘失道心、咬牙坚守。当文革期间红卫兵破坏六祖真身舍利,佛源老和尚冒死捡回散落的六祖灵骨,埋于树下,也把被破坏的憨山大师、丹田大师灵分别收殓藏起来。

我们从传记中看到,从1958年到1979获得平反的这21年,佛源老和尚深深感慨“真是有无上的因缘、甚深的业力”、“生命的过程,是悲欣交集,是生死一念,更是一场没有尽头的修行”。

我们从传记中看到,获得平反后,佛源老和尚进京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剃头,重新穿上被勒令脱下的僧衣。虚老拼命保护下来的大领衣,这21年来佛源老和尚日思夜想,都想穿上,尽管艰难,他誓死也要作为出家人的身份行走在这个世界上,老和尚坚守信仰的心迹表露无疑。而且,佛源老和尚穿上僧衣后专门喜欢上街,希望很多人对他围观,他就是想让人们看到,僧人又回来了,又可以弘法利生了!

我们从传记众看到,佛源老和尚说,“人的一生不可过于执着,功名地位都是与道不相应的东西,就是弘法利生,也只能靠道德。靠地位权势,对自己一个出家人来讲都是水火不相容的。古人说,要淡世情才能成道业,要除习气才能使心地光明,要除嗔慢才能有功德。你我都到了老字关头,死期不远了,在在处处要抓紧搞了生死之事。”

我们从传记中看到,佛源老和尚说,“我将六祖真身的情况告知了朴老,今天佛协开了会,派人来与我了解情况。朴老要亲自写信给广东习仲勋省长,要将真身回复原状。不久可能广东省会要我回去将六祖的灵骨抱出来放回六祖法身内,南华寺的“积极份子”就会要更烦恼我了,但我为了六祖,粉身碎骨也罢休。”当时,佛源老和尚在修复六祖真身时,好几次停顿下来,号啕大哭,发誓要生生世世舍身忘命也要护持保护好六祖真身。

我们在传记中看到,佛源老和尚继承虚云老和尚的遗志,以传戒度僧、培养僧才作为各项任务的重中之重。自1986年在云门首次开坛传戒以后,佛源老和尚又于1991年、1996年、1999年、2001年、2005年和2008年在云门寺开坛传戒。住持南华寺期间,佛源老和尚先后于1994年和1998年在南华寺开坛传戒;住持南岳祝圣寺期间,佛源老和尚于1993年在祝圣寺开坛传戒。佛源老和尚经常教育出家弟子,要以戒为师,要一辈子做和尚,当他听说有僧人还俗时,痛惜情溢于言表。佛源老和尚与虚云老和尚一样,对开坛传戒格外重视,两代云门禅师之间真的是一脉相承。

我们在传记中看到,佛源老和尚说:“古人有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之说,佛家有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之喻,儒家有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之比。而今之时,人心倾轧,惟物所迷,道德快要沈亡,所以国家从各方面力图挽救之。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了生存,只有争取。所以当让者则让之,不能让者则争夺之,让之以礼、夺之也是礼也。你有善良之心,但不可示弱,弱了则被人所欺,须以正义去战胜邪恶,此乃天地之大道也。我愧无才,光阴虚度,错蒙推荐选为市人大代表,深为感谢。而我出家人,对财色、名利、饮食等,视为不良之物,只宜淡薄,不可贪求。处此新社会中,惟有随顺而已,有何宠辱耳?”足见其对名利的淡泊、尽显其僧人本色。

我们在传记中看到,佛源老和尚说,“当今世界有谁不忙?哪个愿死?但要看是忙什么?如果为功名而忙,整天为贪嗔痴、杀盗淫而忙,那是在造地狱、掘坟墓。如果是为度众生、学地藏王而忙,那是应该的。死又怕什么呢?有生必有死,谁也免不了。过去的祖师是我们的榜样。---------处此伟大时期,诸多难办之事,必须舍身亡命去做,不要生烦恼和退怯。佛祖有言,十世修行不如维护一常住,如能助无为乐则心亦乐,何况为了成就后人有一修行办道之所呢?故我终日奔波而无畏退之心,也不觉得有何辛苦。”

老和尚的坚毅果敢、为法忘躯的伟大精神令人无比感动、无上赞叹!

三、生动再现了佛源老和尚高古峻厉、机锋棒喝、直指人心的云门宗风

古代,唐宋时期中国佛教、特别是禅宗,发展至全盛,五家七派,宗师代出,禅风浩荡,观机逗教、精彩纷呈,机锋骤现,棒喝交加,一个个活泼凌厉的教法,直指人心,度脱启悟了多少应机学人。其中,青原行思下云门文偃祖师创立的云门宗更以禅风高古、险绝峻厉著称。著名的云门三句、云门一字关、云门八要等等彰显出云门宗高拔独特的禅风。至南宋末年,云门宗渡过鼎盛期,逐渐走向衰微,其宗风突急,机辨险绝,言语高古,孤危耸峻,令大多数人难凑泊,几至断绝。近代以来,虚云老和尚遥接云门宗嗣,使云门禅法得以接续和复现。然而到了当代,在禅宗之内,包括云门,真正能展现机锋逗教、接引学人的禅师已经寥寥无几,而佛源老和尚就是其中仅存的一位。给老和尚当侍者的几位法师,亲随老和尚身边,耳提面命,掌掴棒喝的公案不胜枚举,无非是用霹雳手段,点化梦中人。大家熟知的当代著名禅师,像本焕老和尚、一诚老和尚、净慧老和尚等等修为都很高、令四众景仰。而一诚老和尚更像一位温和慈悲的长者、净慧老和尚更像是一位智慧超群的智者,而只有佛源老和尚给世人留下了一个孤危耸峻、棒喝交加的禅师形象、禅者风范。让人们感受到佛海真源无尽、云门宗风宛在,让人们感到当今时代仍然留存了一股古来禅者的气息。

佛源老和尚的禅法实际上是以云门三句为主,加以临济棒喝的手段,体现出收放自如、杀活自在的禅法精髓。云门三句就是涵盖乾坤句、截断众流句、随波逐浪句,三句可以说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也可以说有各自的侧重和妙用。涵盖乾坤,主要是体现本来面目、令直悟自性。截断众流,主要在打破妄想分别。随波逐浪,主要在观机逗教,随缘接引。三者之间并无绝对界限,我们可以大致以这三个角度,从传记和附录佛源禅语中一窥佛源老和尚的活泼峻厉的禅风。

正如慕新在发表于中佛协会刊法音上的《佛源老和尚的禅法初探》一文所指出的,“云门高峻禅风在老和尚那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佛源老和尚身为云门宗第十三代传人,对于云门禅法的掌握和应用已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他的禅机非常犀利,有高古风范,常常在电光石火间,以出其不意、干净利落的手段令参禅者有言思路绝、峰回路转、当下清凉、得大受用的感觉。退居后的佛源老和尚更是禅风日盛,通过独具特色的顾视、威喝与棒打,接引点化了很多后学衲子。”

当代禅宗大德净慧长老评述佛源老和尚的禅法说:“佛源老和尚继承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以农禅为家风,将不可思议的禅法融合在日常生活中,在耕田种地,吃饭穿衣乃至嬉笑怒骂中参禅悟道,令学人在每个当下回光返照,领受法益,成就了一片独特的禅门风光。”

除了威风棒喝,佛源老和尚实际上刚柔相济、更有柔情的一面,金刚怒目的内里,潜藏着的是菩萨心肠。他悲天悯人,润物无声,常常暗中关怀、背后支持,以慈悲手法悄然教化着四众弟子。他的悲智双运和有情有义、重情重义在传记中屡屡呈现、每每动人。

在读慕新的佛源老和尚传记时,我还时时感到,这部传记的写作手法有些像电影剧本,跨越时空、纵横交错、生动流畅、活灵活现,什么时候如果把老和尚的传记拍成一部佛教电影,那一定会非常引人入胜,说不定有人会在老和尚的机锋禅语下豁然大悟!

说食不饱,言不尽意。请展开传记、直入云门、直探佛源吧!

(本文作者裴勇为原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司长、《原佛》主编、北京大学佛学硕士、宗教文化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责任编辑:吕泽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