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再仁老居士去世:两位至亲,都是寺院方丈

来源: 凤凰网  作者: 胡慧红
李再仁老居士去世:两位至亲,都是寺院方丈

[导读]李再仁老居士佛法因缘殊胜,其三哥生前曾任浙江仙岩圣寿禅寺方丈,其最小的儿子现为浙江延恩讲寺方丈。

编者按:李再仁老居士佛法因缘殊胜,其三哥生前曾任浙江仙岩圣寿禅寺方丈,其最小的儿子现为浙江延恩讲寺方丈。李再仁老居士正信正行,从未以方丈至亲自居,令人不禁赞叹。李再仁老居士去世后,浙江延恩讲寺胡慧红,特别撰写此文,纪念李再仁老居士。

李公再仁老居士,能杰大和尚慈父,温州瑞安汀田镇后里村人,生于1935年12月17日,于2020年4月5日下午约4时50分往生,寿年86岁。

师公家传三代,佛法因缘殊胜

能杰大和尚慈父,李公再仁老居士,尊为师公。师公的父母,一生虔心奉佛,长斋吃素。师公在家排行第四,为家中最小的儿子。11岁那年,师公的三哥出家为僧,是为道法上人,中兴瑞安佛教的一位得道高僧,广为时贤称颂。

受父母影响,道法上人幼喜食素,7岁入学,14岁礼瑞安虞岙灵隐寺宗性长老为师。22岁到五台山吉祥寺皈依能海上师学律,深达《昙无德》等五部律藏,继之专研《俱舍论》《颂疏》《唯识论》《因明入正理论》等。

道法上人虽广参佛法,但传承天台宗,曾任浙江省佛协理事、温州市佛协副会长、瑞安市佛协会长、市人大常委、仙岩圣寿禅寺方丈。

对于三哥出家一事,师公感念良久,对佛法深信不疑。后来,师公更是广发大心,引导自己最小的儿子李国良,同样出家为僧,即为现在的能杰大和尚。

大和尚12岁那年,陪着父母送米、番薯到寺院,倍觉欢喜,师公问他:“愿意出家吗?”

大和尚答:“可以。”

“好,如果选择出家,就要有个出家的样,好好弘扬佛法,要有所作为!”就这样,一锤定音。

如今,能杰大和尚一心弘法,不辜负父母的期望,2016年4月被评为临海市撤县设市三十年30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看到大和尚专注弘法修行,想必师公内心也是欣慰的,必当含笑往生西方极乐!

清明节,师公静静地走了

4月5日下午近6时,师公的二儿子李国权,忙完一天的活,像往常一样,来到父亲居住的后里村老人公寓,跟86岁独居的老父亲聊聊天。

推开房门,来到卧室,他发现,父亲正静静地斜靠在椅子边,那么安详,那么宁静,仿佛睡着了般。李国权不由得心内“咯噔”了一下,加快脚步,来到父亲身边,触探鼻息,突然之间,他的五脏六腑,如同顷刻间被人挖走般,一下子空掉了,不由自主地,眼泪就溢了出来。

他赶紧掏出手机,拨通弟弟的号码,“爸爸走了!”

接到二哥打来的电话,能杰大和尚顿时默语,出家近40年,生老病死是一门必修课,可是,慈容宛在脑中央。于是,他匆匆赶往离寺院30多分钟路程外的后里村老人公寓。

师公住房隔壁的邻居说,下午4时多,他还跟师公聊了会儿天。

“父亲生前去寺院祈祷时,总是希望离去时能轻松自在,没有痛苦,不给后代添麻烦。”李国权难掩心中哀伤。要知道,这些年来,大姐出嫁,大哥忙于事业,三弟出家,唯有他一直陪伴在父亲身边,“我最了解他,他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他喜欢清静,喜欢一个人思考,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特别自觉。”

质朴勤劳,诚意正心,师公奉守了一生

1935年,师公出生在瑞安一个虔诚的佛化家庭,父母的言传身教,勤劳简朴、诚恳踏实,师公奉守了一生。

20岁那年,与当地16岁的吴岩菊结为伉俪,养育三子一女。家庭的重担,一下压在师公健硕的肩膀上。

为了生计,师公经营起各种小生意,种菜种西瓜,然后划船出去卖;买来蚕豆,煮熟后,翻山越岭挑到山区卖,然后以卖蚕豆挣来的钱,从山区买木头大梁,一根一根,肩扛手拖,从五六公里外的山区一步步走回家,用这些木头和砖瓦石块,硬生生以自己苦干、能干的力量,将三间二层小楼盖起来,“三间房子,三个儿子一人一间”,师公想得很周到。

为了盖房子,为了补贴家用,师公夫妇两人,做遍各种小买卖,同时对自己的吃穿用度极为节俭。而这种俭朴的习惯,即便到老了,依旧保持本色。

师公经常说,“不要浪费,不要乱花钱,有钱的时候,省着点花,万一没钱了,就可以派上用场。浪费罪过呀!”

自己的物品,省吃俭用;别人的东西,分文不拿。孩子们小的时候,生产队里有种植甘蔗,小孩想吃,师公告诫他们,“这是公家的东西,我们不能要,不能占公家便宜。”

师公有一件毛衣背心,是师婆亲手织的,师公一穿就穿了18年,他说,“这件毛衣啊,晒不坏,也洗不坏,穿着方便舒适。”其实,是他对这件毛衣有感情了,舍不得扔。

师公为人厚道朴实,多年的商贾经营,从不缺斤短两,更不占人便宜。他常说:“做生意,价格要说清楚,不能骗人。不管赚多少钱,都要做一个好人!”

当然,师公的人缘极好,经常笑眯眯的,见到谁都会打招呼,“我嫁过来30多年,就没见爸爸跟谁吵过架。”儿媳妇说。“我们做邻居也有20多年了,没听到别人说他不好的。”师公的邻居阿銮说。

辛勤持家的师公,身体一直很健壮,李国权说从没见父亲吃过什么药。60岁之前,为生活忙碌,未曾停歇。师公说,“做人就要干活,不能把时间浪费。”

到了70岁才是他的退休时间,自己出钱买下后里村的一间老人公寓,独自洗衣做饭,不需他人照顾。师婆早一步离他已有数年,师公也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事实上,他从来都习惯独立生活,不假人手。

吃素念佛,乐善好施,师公晚年常清静

70岁后,师公开始吃素,每日佛号不断,也不时去寺院走走转转。总之,师公是喜欢清静的,但凡人多是非多的地方,他从不涉足。

因为家庭氛围的影响,师公年轻时便开始学佛念佛了,但那会儿还是以家庭责任为重。时近晚年,子女皆各成家立业,师公心事已了,大可宽心,于是,开始向往寺院的清静生活。

不过,他来往比较多的,还是那些经济困难的寺院,他总说:“条件好的寺院,已经发展得比较好;条件不好的寺院,多走走,能帮就帮一点。”他去到每个寺院,不管捐赠布施,还是劳动做事,都乐此不疲,或者种菜,或者打扫清理,然后食宿费一样不落。

瑞安仙降有个唐代古刹常宁寺,荒废时久,师公觉得这个地方很清静,就让能杰大和尚重新修复,他自己则有4年时间,全程参与建设过程。

刚开始,寺院没有像样住的地方,他就在金刚殿旁边的小房子里临时搭个木板床,墙壁潮湿霉烂,劣迹斑斑,床板都是弯的,蚊子多得不得了,还没有窗户,他都不在意,“都70多岁的人了,家里好好的不住,非要吃这个苦。”李国权说着说着,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出来。等到寺院建好,条件相对完善了,师公又不去了,“他就是找差的寺院住。”

能杰大和尚驻锡临海延恩讲寺后,师公也去临海住过,但住不多久就回来了,说是不习惯。作为大和尚的父亲,师公自然被居士们多加尊重与照顾,然而,这样的悉心照料,对于朴实勤恳的师公来讲,他觉得自己不能承受,更喜欢清静自在。

甚至,师公早在生前,就已将后事交待,“以后我走了,不要告诉国良啊(能杰大和尚俗家名),不要麻烦大家,我没有这个福气,简单一点就好。”

一直以来,即便身为能杰大和尚的父母,师公砍柴,师婆烧饭,两位老人家都是在寺院里默默服务大众,而非以方丈至亲自居。“这是真正在培福啊,这是真正的佛教人生观!好的家风传承,必然带来诚挚正直的人生信仰。”与能杰大和尚相识相知近30年的临海白塔寺住持觉林法师不禁赞叹!

祈愿师公圆满生西,得大自在

4月5日,正值清明,举国哀思,师公终于如愿,没有痛苦,悄悄就告别人世,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而在这特殊时期,能杰大和尚和家人也尽量不对外宣称师公往生的消息。然而,大和尚的弟子及一些信徒,还是以不同的方式获知,并纷纷赶来送大家所敬仰的师公最后一程。当然,也有大量的居士,各自在家中,诵经念佛号,回向给师公,助老人家离苦得乐,往生西方!

4月6日,“一生俭朴留典范,半世勤劳传嘉风”,一个小型的追思法会在师公生前所居住的后里村老人公寓举行。澳大利亚普辉投资集团董事长陈一琳、香港西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卢唯唯、法姬娜(中国)集团潘高钊和刘光媚夫妇,以及浙江省智者慈善基金会、浙江省临海市佛教协会、浙江省临海市双鸽和平国际酒店,上海、台州、温州等地学佛善心互助会和家族亲属等人,一一敬献花圈。能杰大和尚主持师公遗体入棺仪式。

4月11日子时,师公的遗体送往瑞安市殡仪馆火化。5时15分,骨灰送往后里村的李氏宗祠,并按当地风俗举行告别仪式。之后,参与送行的队伍,持幡宝盖,拈花佩白,前往瓯海仙岩狮子山,将师公骨灰于7时20分入土为安,与师婆合为一处。当日,天气由晴转雨复转晴。

4月12日,于后里村老人公寓举行为期一天一夜的头七追荐超度法会,并安排坛口,分别为《法华三昧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以及《佛说阿弥陀经》。当晚,能杰大和尚亲自主法,施放三大士天台宗焰口。

至此,大众感怀,祈愿师公李再仁老居士圆满生西!

是夜,已深,能杰大和尚感慨双亲之恩,特作偈语一首,缅怀师公,与大众共享。

泪尽津竭值春寒,心碎肝裂带血干。

梦里依希慈容在,怀膝衣角绕父边。

三更孤寂人何去,一七刹那日月迁。

愁肠断时愁未断,憾魂消时憾未消。

节哀人前强笑语,顺变夜后独悲泣。

痛思轮回何能了,苦叹相逢岂堪言。

(作者:胡慧红)

责任编辑:吕泽鹏